當前位置:首頁 > 健康教育
人乳頭瘤病毒(HPV)的真情告白 轉載于協和譚先杰教授
發布時間:2018-04-24 14:59:30 【字體: 閱讀次數: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

我是HPV,中文名叫人乳頭瘤病毒,是近年的一個腕級人物,盡管還沒有搞成“HPV門”,但已經“全球風雨”了。我也來說兩句。

首先,我的家族成員很多,有100多個,但實際上給宮頸造成麻煩的多半是HPV16和HPV18兩個而已。

我非常自豪,因為我成就了一名叫豪森的德國老伯,他居然發現我(HPV)與宮頸癌之間存在明確因果關系,并由此獲得2008年度諾貝爾醫學獎。

我有點自卑,因為我其實是個“山賊”而已,與其它大腕(乙型肝炎病毒HBV和丙型肝炎病毒HCV,均引起肝癌;人類免疫缺陷病毒HIV,引起艾滋病)相比,我只在宮頸上鬧點事兒,而且只要您稍有警惕(每兩年一次宮頸癌篩查),我就難成大事。

至于我是如何纏上您的,有時是天知地知您知我知,但很多時候是真的不知道。通常是通過性行為,但接觸不干凈的衛生潔具和用品后也可能沾染上我。

其實,并不是一沾上我,就會得宮頸癌!只有長期的、持續的、高負荷的與我親密接觸,才會引起宮頸的癌前病變和宮頸癌。據說,40%的女性在一生中的某個時期都會與我有過接觸,但我通常作為訪客出現,多半自動離開。但如果您的狀態不好(免疫能力下降)、環境適宜(多個性伴、不潔性生活),我就會克服一下,定居了!

如果婦科醫生發現了我纏上了您,您當然會緊張和不快,但是,從另一角度來說,也是一件比較幸運的事情(絕非站著說話不腰痛)。因為,我被暴露后,我的家族的后續破壞工作多半做不成了。

那么,什么時候要懷疑到我并對我展開調查呢?

如果宮頸薄層液基細胞學檢查(即TCT)提示有意義不明的非典型鱗狀細胞(稱為ASCUS)或者更高程度的病變,那就要進行HPV檢測了。如果證實我不在現場(即HPV陰性),您大可以放心了,半年之后復查TCT即可;如果證實我確實在現場(即HPV陽性),您就需要進一步檢查,做陰道鏡和活檢了。如果TCT發現為更高級別的病變,我就基本應該自首了,檢查只是留底備案而已。

至于如何對我進行調查,有幾條途徑:

1、宮頸薄層液基細胞學(TCT)檢查:報告單會提示;

2、其他檢查方法:報告HPV16、HPV18陽性;

3、雜交捕獲的人乳頭瘤病毒檢查(HC2):除了報陽性之外,還報具體數值(是半定量,和HPV的量有一定相關性,但不絕對平行),是目前最先進的檢查方法。

如果準備懷孕的婦女沾染了我,我建議您還是先把我的大部隊打發走了之后再懷孕(HPV值明顯降低)。潛伏下來的少量人員一般不會影響妊娠結局。即使我已經給您帶來了傷害(如各種類型的宮頸癌前病變),您仍然是可以搞定我的。狂轟爛炸的攻擊(各種針對宮頸病變的物理治療和錐切)能將我的部隊大部消滅,即所謂“治病即治毒”,留下的殘兵一樣很難組織有效進攻。而且,您自身的免疫能力有可能最終將我“請出”。

基本可以負責任的說,目前還沒有口服藥物能對付我。在宮頸局部使用干擾素可能有一定效果。西方國家已經開發了新式武器,即治療性HPV疫苗和預防性HPV疫苗(主要針對HPV16和HPV18)。據他們官方發布的消息,效果還是不錯的。

總之,我并非可怕至極,但您的確需要關注,否則,真的會鬧出點動靜的!


双色球技巧